搜索结果:找到““竹林七贤””相关结果386条
排序: 按相关 按相关 按时间降序
  • 【期刊】 竹林七贤(组诗)

    刊名:扬子江诗刊 作者:傅荣生 关键词:竹林七贤 组诗 成一 年份:2016
    摘要:嵇康·绝响
  • 【期刊】 走进"竹林七贤

    刊名:小雪花:初中高分作文 作者:邹伟宏 ; 冬日问影 关键词:竹林七贤 ; 咏怀诗 ; 明月 ; 机构:哈尔滨市第一五六中学 ; 哈尔滨市第一五六中学 年份:2017
    摘要:咏怀诗之—— 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 薄帷鉴明月,清风吹我襟。
  • 【期刊】 竹林七贤[组章]

    刊名:诗潮 作者:宇剑 关键词:竹林七贤 ; 魏晋名士 ; 刘伶 ; 嗜酒 年份:2018
    摘要:酒不在刘伶坟上醉我那嗜酒如命的朋友刘伶,字伯伦,他是蔑视礼法的参军。他喝下去一个王朝,吐出来十万种风度。他喝酒不只是为了醉,大抵可能是罪吧。魏晋名士的罪,风流惹的罪,时代衍生出来的书生罪——如果刘伶死于一壶酒,那么这是一种缘分。
  • 【期刊】 竹林七贤(节选)

    刊名:阅读 作者:刘雅茹 年份:2017
    摘要:<正>他们是历史上最'另类'的一群人。他们饮酒嗑药,散发裸衣;他们不事权臣,鄙薄圣贤;他们寻仙访幽,吟啸山阿;他们放浪形骸,琴瑟为友……他们第一次大声地喊出
  • 【期刊】 竹林七贤之死

    刊名:中国青年 作者:胡长白 关键词:竹林七贤 ; 八王之乱 ; 晋惠帝 ; 王戎 ; 嵇康 ; 乱世 年份:2017
    摘要:王戎抛弃自身不保的晋惠帝,从洛阳出奔郏县的途中,遭遇了一股彪悍的乱军。也许是叛臣张芳的部属,也许是八王之乱、乱中求乱的一支残部,总之他们要干掉王戎。即使一辈子在舌尖上食利的王戎,也知道对一群乱世的持刀者谈论庄子是徒劳的。群狼隳突,他颜色不改,亲临白刃,也算对得起阮籍、嵇康往昔拉他入竹林的贤名了。竹林七贤之中,最早赴死者是嵇康。
  • 【期刊】 砚屏上“竹林七贤”

    摘要:清乾隆时期竹雕"竹林七贤"图砚屏,砚屏分两部分,屏呈长方形,木框内以竹雕"竹林七贤"。笔者在一次拍卖会预展上见到一件清乾隆时期竹雕"竹林七贤"图砚屏,砚屏分两部分,屏呈长方形,木框内以竹雕"竹林七贤"。采用浮雕、镂雕等技法,凸显出山高云绕,竹林茂盛。七贤于林中行乐。
  • 【期刊】 竹林七贤归隐辞

    刊名:《诗刊》 作者:刘金忠 关键词:竹林七贤 ; 归隐 ; 竹子 ; 石头 ; 魏晋 ; 虚构 年份:2016
    摘要:鸟往石头里飞,云向树根下游走魏晋的风,比山还重,压下来竹林中的七个人,被压进自己的内心万劫不复的残酷,也有曲径通幽百家岩的竹林,只长七根竹子,和复数的雨另外的竹子,都是虚构的绿秋风的刀子一亮,就会往黄里走,
  • 【期刊】 竹林七贤的故事

    摘要:1960年,考古学家在南京市西善桥的宫山北麓,发掘了一座东晋晚期的古墓。其中最有考古价值的是分布在墓室南北两壁的大型模印拼嵌砖画,这便是著名的的《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画像砖壁画。中国古代的壁画材质有很多种,其中的画像砖壁画,是由雕刻有图案的木制模子内压成砖坯烧制出来的画像砖一块块拼嵌而成。《竹林七贤与荣启期》壁画一共用了两百多块印有浮雕图案的青砖。砖画中一共描绘了八位神态各异的人物,他们宽衣博带、席地而坐,之间以银杏、松槐、垂柳相隔,极富山林野趣。画像身边标有人物的名字,那么画中人究竟是谁呢?
  • 【期刊】 竹林七贤拙论

    刊名:史学月刊 作者:朱绍侯 关键词:竹林七贤 ; 嵇康 ; 山涛 ; 阮籍 ; 向秀 机构:河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 河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年份:2014
    摘要:竹林七贤作为一个群体,显然是被当作正面人物加以肯定的,否则何以称为"七贤"?但笔者认为,对竹林七贤不宜作整体的评介,而应根据其个人政绩、业绩作出单独的评价。对其作个人评价时,不应以曹魏政权或司马氏政权为依归。因为这两个都属于篡夺来的政权,在他们掌权初期,都施行过一些有利于社会发展的政策和诛杀异己的行为,在两个政权的晚期都趋于腐朽,两者难分轩轾。故对竹林七贤个人的评价,拥魏者,可以肯定他的气节;拥晋者,可以肯定他是忠臣。据此构想,肯定嵇康的忠魏气节,山涛对晋的忠心。对向秀则肯定他在学术方面的贡献。对阮籍既肯定他在学术方面的贡献,也指出他玩忽职守及败坏礼教的丑行。对王戎则批评他是贪财好利的腐朽的官僚。对阮咸和刘伶,则批评他们是为己避祸而又自矜风雅的俗人。
  • 【期刊】 竹林七贤图之一

    刊名:美术观察 作者:陈天 机构:广东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 ; 广东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 年份:2017
    摘要:<正>~~
  • 【期刊】 "竹林七贤"的背影

    刊名:南方文学 作者:王祥夫 年份:2017
    摘要:对"竹林七贤"的喜欢还是要从画像砖说起.古代的画像砖最早应该是有颜色的,衣服啊,人的面部啊,照例都会有颜色,但经过漫长岁月,那些颜色全部褪掉了.颜色褪掉后,让人想不到的效果发生了,画像砖上,只有线条的人和景物竟然会更好看.好多年前,看"竹林七贤"画像砖的拓片,真是喜欢他们的衣饰和发型,还有他们手里所持的物品和他们的身影坐姿.之后,读《中国文学史》,才真正知道"竹林七贤"是怎么回事.关于"竹林七贤"的七位先贤怎样排名,一直是有争执的,这让我觉得好笑,争执的焦点就是阮籍和嵇康就文学成就而言谁应该是七子里边的老大.就我个人而言,我还是喜欢阮籍,阮籍诗歌里流露出来的那种惆怅和伤感,无疑是一种美,伤感和惆怅的美.虽然嵇康没事喜欢"砰砰嘭嘭"地去打铁,至于他为什么喜欢打铁,不管后人有多少揣测和解释,对我而言那只是一个画面,也真不知道嵇康打铁的时候穿着什么样的衣服,一手持钳一手持锤,满脸是汗,火星四溅.问题是他在打什么?农具?比如是一片犁铧,还是在打一把剑,关于这一点,我想了许多,打剑的可能性不大,如果嵇康在那里打剑,便会让人有政治的附会与揣测.
  • 【期刊】 竹林七贤系列一

    刊名:美术观察 作者:陈天 机构:广东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 ; 广东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 年份:2017
    摘要:<正>~~